?

標題

標題

內容

作家云空間 > 新聞 > 精彩推薦 > 原創話劇《廣陵絕》深圳龍崗首演:以道義精神與西方戲劇對話

原創話劇《廣陵絕》深圳龍崗首演:以道義精神與西方戲劇對話

更新時間:2019-10-31 作者:羅實宜來源:“學習強國”學習平臺

2019年10月25日晚,由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王曉鷹任藝術指導,華文戲劇節最佳編劇獎得主龐貝創作,青年導演白瀛執導的中國傳統題材話劇《廣陵絕》在深圳龍崗紅立方劇場首演。該劇通過魏晉名士嵇康與戰國義士聶政的同構拼貼,展現中國傳統文化的“道義”精神。這部風格別致、意蘊豐富的作品引起了觀眾極大的興趣,深圳的四場演出可謂人氣爆棚,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書記、茅盾文學獎最新得主陳彥也親臨劇場觀賞調研。

微信圖片_20191031140631.jpg

此前《廣陵絕》在北京人藝實驗劇場試演十場,座無虛席,一票難求。《廣陵絕》深圳版是在北京試演基礎上的改進和提升,其音樂由以電視劇《瑯琊榜》等電視劇配樂而聞名的青年作曲家呂亮全新打造。此劇深圳首演圓滿收官后,2019年11月初將赴廣州再演三場。有香港老師帶學生專程來龍崗紅立方觀看該劇,而錯過紅立方演出的一些深圳觀眾也將“組團”赴廣州觀劇,這也是大灣區文化交流的一個有趣現象。

1572502109(1).png

原創 名士與義士“合體”

《廣陵絕》取材于司馬遷《史記》。這部作品的最大特色是將嵇康為好友辯誣之死與春秋戰國四大刺客之一聶政為報恩刺韓之死進行同構拼貼,讓兩個相隔600余年的歷史人物因一曲《廣陵散》而“合體”,嵇康與聶政由同一位演員飾演,以此呈現兩個主動赴死之人和兩個關于選擇的故事。

龐貝的首部話劇《莊先生》用復調手法描寫了戰國的莊周和當代的莊生兩個時空中互為鏡像的人物,此次新作《廣陵絕》讓嵇康、聶政兩個角色在600年的時空交錯中展開對話,劇中的每一組角色,都有著“同構”的特征。龐貝介紹說,嵇康與聶政的“角色同構”是“道義合一”的化身,劇中琴與劍兩個重要的舞臺意象也是“道義”理念的精神鏡像。“道義精神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資源,具有特別的現實意義。嵇康的回歸自然之道契合現代文明的社會發展理念,聶政的一諾千金之義也與商業社會所尊崇的契約精神相通。”

2019年10月24日在紅立方彩排現場,陳彥對《廣陵絕》的戲劇創新表示贊賞:“《廣陵絕》是一個很棒的話劇文本,也具有特別強的文學性,這是因為編劇龐貝本身就是出色的小說家。劇中人物無論是嵇康,還是聶政、聶嫈,他們無疑都是英雄,他們的精神價值依然具有現實意義,而《廣陵絕》更是以自己的敘事形式呈現出這種現代啟示。”

“我也看過《廣陵絕》這個題材其他版本的演出,但是我覺得《廣陵絕》這個版本獨特之處就在于它的視角有新意。龐貝將中國的古代故事和古希臘的故事相拼貼,在當今世界戲劇的大視野中處理中國傳統題材,以此呈現人類境況和人生選擇,并以現代意識觀照歷史人物,這就使得作品具有多維解讀的可能,也使得這個歷史題材具有了現實意義。”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研究員劉平分析說:“今天能夠出現《廣陵絕》這樣一個版本,對于我們話劇舞臺的豐富具有重要的意義。”

唯美 與古希臘戲劇對話

一叢幽篁,滿場白沙,幾片條屏。這是一場魏晉名士的悲劇,也是一場戰國刺客的悲劇,由神秘古琴曲《廣陵散》連接,暗含危機的優雅清談與激烈打斗相繼上演……

《廣陵散》本身就是中國古典名曲,話劇《廣陵絕》的音樂基于古琴大師管平湖先生演奏的《廣陵散》,全劇音樂由青年作曲家呂亮全新打造。呂亮曾以電視劇《瑯琊榜》《偽裝者》《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等電視劇配樂而聞名,《廣陵絕》配樂既有唯美優雅的神秘曲風,也有豐富飽滿的情感力度,而電音的加入也使全曲呈現出特別的現代感和先鋒性。

“這個戲美學的格調起點比較高,舞臺呈現上非常優雅,但其實這個劇情中也有很暴烈的一種東西。一方面是白色調的淡雅和優雅,另一方面是黑色調的死亡和犧牲,導演顯然是力圖實現這兩種美學情調的融合。”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主任彭濤如此表達自己的觀感。

在《廣陵絕》中,來自《史記》的聶嫈埋葬弟弟的故事酷似古希臘悲劇杰作《安提戈涅》中安提戈涅埋葬哥哥的故事,因此《廣陵絕》也被譽為“中國版《安提戈涅》”。這是中國戲劇與古希臘戲劇的對話,而《廣陵絕》的舞美風格也與古希臘悲劇有著某種對應。在舞臺燈光的變化中,垂懸的白色條屏有時呈現出特別的視覺效果,觀眾分明也能感覺到,這也許就是古希臘神廟的廊柱。

知名戲劇評論家陶慶梅對記者說:“我看這個戲的時候最強烈的一個感覺,就是創作者用古希臘的、一種歐洲文明的悲劇的理解,然后來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去尋找,那么中國人有沒有這樣的悲劇感?我們曾感嘆說我們的文化中找不到古希臘悲劇精神,有人至今也還堅持這個說法。《廣陵絕》整個作品看下來,我覺得從創作者來說,從編劇來說,我覺得是找到了,找到了這個犧牲的精神。”

戲劇導演羅彤是古希臘戲劇全集翻譯者羅念生的孫女,她本人也是希臘語高級翻譯,作為中希戲劇文化交流使者,她對《廣陵絕》悲劇氣質的感受無疑是具有某種權威性:“在《廣陵絕》這部作品里我看到了創作者對生命的悲憫、對人性的拷問,也看到了我們現世生活中已經缺失了的俠氣與仙氣,這正是中國古代士人的精神,是一種中國式的高貴。”

走心 中國文化的初心

“《廣陵絕》是一部走心的戲,寫的是魏晉風度,是文人風骨。看見隨風搖曳的白色條屏和一叢枯竹的黑影,又聽見演員在一片白沙地上暴走和奔跑的沙沙聲,仔細一想,這正是象征著古代名士的飄逸氣質和傲然風骨。”這是著名文藝評論家、原總政藝術局局長汪守德的觀感。這是一部走心的戲,也是一部感人的戲。

這也是一部有靈魂的戲劇。在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副主任麻文琦看來,嵇康他們的瀟灑是一種很清爽的東西。聶政姐弟的故事則與古代名士們的這種清爽不一樣,這是民風中的一種東西,是一種熾烈的至情至愛。“我覺得嵇康們的故事就是一個不在乎和在乎,聶政姐弟的故事是以真情至愛活著或死去。這是這個作品最重要的價值表達。”麻文琦說。

觀眾譚旭東表示,這樣的話劇意義深刻,引人深思,劇情呈現中國文化觀念中人之為人的初心,也引領觀眾回望我們的精神原鄉。


哪个足球比分网精确到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