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標題

標題

內容

作家云空間 > 粵評粵好 > 批評進行時 > 江冰|寶刀不老青春常在

江冰|寶刀不老青春常在

——評章以武小說集《朱砂痣》

更新時間:2019-11-04 來源:南方日報

章以武屬于見證新中國文學發展史的一代人。他們這代人的文學啟蒙背景是《紅樓夢》這樣的古典文學名著,以及巴爾扎克和托爾斯泰等大師的代表作品。他在歷史大潮的起伏中,延續著自己的文學事業,改革開放給他注入了新的活力,上世紀80年代初,《雅馬哈魚檔》(小說、劇本)的成功令他聲名鵲起,正式邁入實力作家的行列。

不久前,章以武推出了中短篇小說集《朱砂痣》。新作延續了他對現代都市生活的深入觀察,以及《雅馬哈魚檔》所奠定的從平凡小人物寫起的創作傳統。這部新著的書寫范圍主要集中在都市知識分子人群。同名中篇小說《朱砂痣》細膩地描寫了都市女性的情感生活,以被稱為都市“黑色幽靈”之一的抑郁癥作為人物成長背景。小說書寫了女主人公朱莎莎如何通過詩歌和藥物輔助治療,從抑郁癥的陰霾中走出來,云開日出,重歸正常人生活,再次獲得家庭和諧的生活軌跡。小說中的人物始終置身于廣州都市背景之中,粵語的俚話、羊城的生活方式,在他的作品中尤顯親切自然。盡管他本人并非土生土長的嶺南人,但卻一直都是最樂于宣傳嶺南文化的外地文人群體中的一員。

作家善于描寫女性的情感狀態,且“發乎情,止乎禮”,盡管情意綿綿、纏綿悱惻,卻又不失溫暖,不越倫理道德規范,書中人物游走在友情與愛情之間,分寸把握得很恰當,從一個側面展示了中國當代都市兩性關系的微妙。從《朱砂痣》的某些描寫中,我們還可以品味到類似《紅樓夢》的筆墨意趣。比如說在綠呢大臺下發現一只腳——她睡在大臺下面,這一段描寫讓人聯想起《紅樓夢》中史湘云“醉眠芍藥裀”一章中的情節。書中人物的外貌描寫也讓我們不斷回想起大觀園中一個一個人物粉墨登場的情景。章以武的過人之處還在于,他雖然寫情感過程,但并不拖沓啰嗦,而是非常注重營造情緒上的波瀾起伏,通過在主人公的日常生活中制造一些情節的突變,讓閱讀始終保持著一種誘惑力。

另外一篇《暖男》其實不“暖”,在看似輕松俏皮的筆觸下,揭露了當下某些高等學府遭人詬病的現象:勾心斗角的人事關系、學術評價標準的混亂、人品人格的倒掛等。書中虛構的高等學府遠非一片凈土,更像一個世俗功利的江湖。雖然作品中的男女主人公描寫因采取漫畫筆觸,有時會給人輕浮草率的印象,但如此寫法,也是作家匠心獨運之處,其目的在于對部分青年知識分子不免沾染上社會惡習提出批評。而書中所謂的“學術委員會”,則更讓人失去信心,對此作者也進行了深刻的諷刺。

作家章以武的用心還在于,用人物關系與情節變化呈現自己的批判傾向性。在詼諧的描寫中,展示大學人事關系中的善與惡、美與丑。當然,其中一些細節,以及對男女主人公田邊草和肖俏的人物塑造,其性格分寸把握尚有可商榷之處。小說在這里將生活經過一番精心的藝術加工再度呈現出來,讓深居其中者與外來窺探者都能重新予以審視和反思。這篇作品也彰顯了章以武這一代作家的現實主義批判精神。

而另一篇《太老》則根本不“老”,作品字里行間跳躍著一顆年輕的心,讓我不無驚訝。二十多歲小紅娘介紹中年閨蜜與年過半百的男主人公認識,卻在不經意間與他走到了一起。正所謂“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行”——中國傳統小說的“無巧不成書”再次上演。但作品的亮點并不止于此:如果說開場男女主人公的戀愛過程尚存傳統筆法的話,進入第二段“忘年戀”模式時,行文卻是風馳電掣,一派現代風。打破傳統人生格局,敢于自由發揮,追求個性張揚,居然使得陷入“忘年戀”的男女主人公大有相見恨晚之意,兩人心有靈犀、心心相印,同奏一曲青春凱歌。書中對現代都市生活如火如荼的描寫,涉及車模、微博、網絡公司等當下熱點,讓人無法相信作品出自一位已經年過八旬的小說家之手。真可謂:寶刀不老,青春常在。

短篇小說《頭發上停著許多蚊子》則是一出都市輕喜劇。愛美的妙齡女性呂小玉去發屋做了一個新發型,因為啫喱膏香氣惹來一群蚊子,患了過敏癥,被緊急送入醫院治療,幸無大礙,沒料到卻又因此惹上發屋官司。作品詼諧調侃,幽默感十足,好一幅都市人情百態市井圖,發人深省,讓人啼笑皆非。

簡而言之,作家章以武的新小說集《朱砂痣》具有兩個亮點:一是人物活靈活現,個性鮮明,既有傳統小說情節跌宕起伏的優點,又有現代心理刻畫的細致入微;二是濃厚的都市生活底色,色彩斑斕,時尚新潮,生活變幻不定,情感搖曳多姿,書中涉及的新型生活方式和人生觀念頗為耐人回味。這足以顯示作家對于生活的敏銳觀察,以及善于接納新事物的好奇之心與包容襟懷。其中不少精彩描寫,火熱而激情,現代而時尚,讓人再一次對曾經榮獲“廣東文藝終身成就獎”的老作家章以武刮目相看。這里誠摯地祝福他的藝術青春熱烈旺盛,天長地久。


哪个足球比分网精确到秒